【ES】杏の居酒屋·02下

ES】杏の居酒屋

 

※架空,梦之咲大陆上的勇者们和他们的契约兽,私设如山

※多cp向,微泉真零晃翠千,占tag抱歉【土下座】其余自由心证

 

目录



“哇都闭嘴,闭嘴!肮脏的人类!”首先听不下去的居然是大神晃牙,面容崩溃地嗷嗷叫:“这个时候是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吗!啊?!”

 


......是哦,他们一开始是讨论什么来着?

 

一干人等苦苦沉思。

 

“回归正题!”大神晃牙神气地拍拍桌子,觉得在这张桌上自己总算成为了众人焦点:“之前有人知道高峯是龙吗?”

 

守泽千秋摇头,“不知道。”

 

连队长都不知道,身为队员的南云铁虎和仙石忍也相继摇头。

 

连同队的都不知道,其余人更是不清楚了,都纷纷摇头。

 

大神晃牙环视四周,正要继续说些什么,却看到深海奏汰笑眯眯地看着他,点了点头。

 

深海奏汰,点了点头。

 

这使大神晃牙刚要顺着势头出口的话顿时扼在喉咙,被自己的口水呛得半死。

 

“我知道哟。”深海奏汰继续刷着他本就很高的存在感,“翠之前只是没觉醒,哈哈哈,我还以为流星队的大家都知道呢,pukapuka~”

 

刚想说‘这种事情难道不应该早说’的南云铁虎默默把话吞了回去。

 

“可是,深海大人为什么会知道?”仙石忍好奇地问自己的前辈。

 

“诶,因为我是海妖,能看出大家的原型哦。”深海奏汰歪头,根本不顾被又一个大新闻炸得不知所措的众人,像是思索什么,好一会才抬起头:“好像忘记跟大家说了?不过没关系,现在告诉你们也不迟,pukapuka~”

 

迟了很久好嘛!守泽千秋面容僵硬地看着淡定地说自己是海妖的深海奏汰。

 

“深海君连这个都会忘吗?吾辈还以为流星队的几位是知道深海君是海妖的前提下,还邀请汝加入勇者小队呢。”朔间零一边拍着大神晃牙的背帮忙顺气,一边说道,像是早就知道深海奏汰不是人。

 

“重点!重点!”缓回来的大神晃牙二度崩溃,“之前有没有人知道高峯是龙!”

 

“我知道哟。”

 

“之前有没有人知道高峯跟谁结了密契!”

 

“我知道哟。”

 

“现在有没有人知道要怎么让这颗蛋里的龙醒来!”

 

“我都知道哟~puka~”

 

“......都知道我们开这个会的意义何在?!?”大神晃牙瞪大眼睛看着某位一直笑眯眯附和他的人。

 

深海奏汰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,非常无辜地说道:“可是我的确把我知道的,而你们问的都说了啊。”

 

哦他们问了什么。

 

一开始的问题是‘有没有人知道高峯是不是龙’,那时候这个人,不对,这只妖回答什么来着?

 

众人苦思冥想,想不出,深海奏汰友情提醒了一下:“最初我就说了,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时候结的密契,我就这个不知道哦,没说不知道翠是龙——不过与其说不知道,不如说是忘记了,pukapuka~”

 

有句话叫什么来着?真相总掌握在少数人手里。杏眨眨眼,看着优哉游哉的深海奏汰,顿感浑身无力。

 

跟这个人对话,太累了。

 

“正题正题......”同样感觉一身无力的大神晃牙摊在座位上,自暴自弃的枕着隔壁朔间零的一只手臂,就这样趴在桌上说道:“一个问题,高峯怎么苏醒?”

 

“慢慢来的话就让千秋抱着蛋就好。不过现在蛋裂了,需要适当加速。”深海奏汰屈指敲敲守泽千秋怀里那颗龙蛋的蛋壳,仔细听声音,然后说:“精血从裂缝中滴进去就行了。”

 

“可是,”守泽千秋抱着蛋继续茫然,“精血是什么?”

 

深海奏汰一脸认真:“精血就是精【哔——】和血。”

 

全场静默。

 

“开个玩笑,pukapuka~零,教一教千秋。”

 

“深海君,吾辈觉得汝的玩笑真是越来越......好笑了。”

 

“进步就好~”深海奏汰笑得一脸满足。

 

这叫进步的话......之前的笑话是要有多冷?在场其余几位不约而同地默默想着。

 

 

当楼下正在为复苏小翠龙而努力时,楼上也正进行着另一场努力。

 

那就是,关于房间的分配。

 

本来居酒屋的主营就不是旅店,房间自然也少的可怜。把仓库也腾出来那就是四间,但被褥不够依然是个难题。

 

“也只能一队一间,给杏留下一间,这样刚好。”冰鹰北斗开始认真盘算:“六床被褥,留一床给杏,五床......两人挤一床,可是目前我们有十二个人......”

 

羽风薰摆摆手,“朔间和大神就不用了,让大神变回原形,朔间抱着他睡就好。”反正那两人也不止一次是这样睡的了,前阵子他们在外赶路没地方住,就只有朔间零有如此待遇,他和阿多尼斯只能在寒风露水中瑟瑟发抖,堆起枯叶为被。

 

其实在他们关系还没到那种程度的时候,他和阿多尼斯还是能享受到窝在大神原型怀里睡觉的舒适的。然而某只吸血鬼太容易吃醋也太小心眼,他们摊了之后,羽风薰就知道他和阿多尼斯就是没人疼没人爱的小草了。

 

撩到毛茸茸了不起啊!早晚他也去撩一个!羽风薰在心底一直如此愤愤地想。

 

时至夜深,分好房间的众人互相道过晚安就回房了。守泽千秋看着他放在枕边的蛋睡不着,半夜起来抱着它,到天台吹风。

 

结果没想到和他一样半夜起来吹风的不止他一个人,虽然,那是条蛇。

 

今夜月色格外美好,银白光华流水般洗着银蛇的身子,粼粼闪烁着耀眼的光。守泽千秋盯着银蛇看了好一会儿,朋友久别再度相见,第一句却是感慨:

 

“没想到......濑名居然是银蛇啊。”

 

【“半夜不睡觉,抱着龙蛋来这里干什么?话说,你滚远点,龙气对于我们而言很难闻。”】银蛇在月光下舒展着身子,扭头用冰蓝色双瞳瞥了他一眼。

 

“睡不着,来吹风。濑名你又为什么来这里?”

 

【“月光是我的食物。”】银蛇眯着眼迎上一片月光,【“白天休息够了,晚上......游君睡觉的时候体温偏低,我要是还窝在他怀里,只会让他体温变得更低。”】

 

“果然三句离不开‘游君’才是我认识的濑名泉啊。”守泽千秋也学着他的样子,眯眼迎着月光,“其实重点还是后半句?变成人抱着他不就行了吗?”

 

【“啧......我中了诅咒,没办法变成人。”】银蛇像是被提到不爽的事,弓起身子,烦躁地抖着尾巴尖:【“虽说骗游君吸多点月光就能变回来,但现在,吸收月光的效率被诅咒压抑的太慢了。”】

 

守泽千秋远望天上明亮的圆月,思索了一下,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袋子,拎出一条挂着蓝石头的链子靠近银蛇:“没记错的话这个东西能吸收月光,你带上试试?”

 

【“什么?”】银蛇看了一眼守泽千秋手中的东西,立马炸了,一甩蛇尾溜得远远的:【“你竟然想给我带这种东西!?”】

 

“怎么了?”守泽千秋迷惑中。

 

【“白痴!这东西是蛇族还有一部分海族拿来当春药的东西,春药你懂吗!”】濑名泉就差现场发飙变巨蛇,猛烈吊打守泽千秋了。时隔多年离开那所院校后再次相聚,他现在格外想念他、羽风薰和守泽千秋三人,当年互相伤害的日子。

 

守泽千秋疑惑地翻看手中那块看似平平无奇的石头:“这东西?”

 

银蛇没好气地传音:【“加速能量吸收率,致使能量过溢急需发泄。”】

 

“可是濑名,你说你被压抑,这个东西又加速,正负相消,说不定就能帮你破那个诅咒啊!”守泽千秋把龙蛋小心翼翼放到一边,然后抓起链子就往银蛇身上扑:“戴一下试试——”

 

【“滚开信不信我抽死你——”】

 

“——泉前辈!”

 

被链子缠住的濑名泉感觉头猛的一晕,又正好暴露在月光下,能量突然在一瞬充盈着他的躯体,让他浑身发热。幻觉间耳边传来那人的声音,让濑名泉忍不住朝声源处靠拢。

 

那是他渴求的人类。

 

那是他爱着护着,尽管总出言调戏,但始终不敢真正出手的人类。

 

那是他现在,用诅咒牢笼拴住的......被迫与他在一起的人类。

 

濑名泉被冲的晕头转向,挣扎着想要挣开身上的东西,然后渐渐感觉到那股突然在自己身体里躁动的能量开始趋于平缓,这才终于晃着脑袋认清处境。

 

给他套链子的死混蛋似乎早就抱着蛋跑回房间去了,气得濑名泉尾尖抖个不停。不过很快脑海里最后一丝晕眩散去,濑名泉终于认识到一个问题:

 

本以为是幻觉里的那声呼唤,原来是真的。

 

链子依然捆在他身上,他看着眼前把他抱在怀里,眼里满是焦急的游木真,感觉身体又热了起来。

 

月光大盛。


——TBC.——


下一章久违的破烂小三轮......泉真还有很长的路子走呢,本垒不着急,但有些事情,还是可以做的【遁走】

千秋牌助攻!你值得拥有!

以及3A齐啦!找机会搞事!噗噗φ(≧ω≦*)♪ 

最后补充一下,求评论_(:зゝ∠)_不用叫大大太太啥的,麦叶就好啦!www



03·上

评论 ( 22 )
热度 ( 200 )

© 一片麦叶-双特工不足 | Powered by LOFTER